在新加坡,你几乎看不到流浪者在街上流荡。这是因为新加坡80%的永久居民都居住在政府所建造的补助房屋。那些将新加坡想像为低税天堂的游客,见到如此巨大的公共组屋系统,必然会十分惊讶。然而,建屋发展局(HDB)是新加坡经济和社会政策的关键,是执政党人民行动党的基石,也是非常吸引人、却又十分棘手的模式。


建屋发展局成立于1960年,以取代英国殖民者的城市计划机构。建屋发展局一开始的目标,是为贫穷家庭建造出租房屋,但在4年内,就转为建造向民众销售的公共组屋。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也表示,他认为房屋所有权普及化,可以让每一位公民与国家利益相连,也能让华人、印度人和马来人更加紧密。政府利用权力取得许多土地,并逐步将新加坡人从平房村落移往混凝土高楼。


今日,新加坡约有100万户组屋,大多聚集于核心区外围的新市镇。每一年,政府都会出售新一批预售组屋,主要销售给首次购屋者;每户皆为99年的租赁权,并以低于市场的价格出售,但成功申请者必须等上三、四年,房屋才会建造完成。

新加坡人也可以选择向屋主购买现有组屋,并由买卖双方议定价格。初次和二次购物者,无论是买新屋还是旧屋,都可以获得政府补助。政府一来可以确保每区组屋的华人、印度人和马来人比例;二来,能反映全国的人口组成,避免形成种族聚居区域。新加坡人用来购买组屋的现金,部分是由中央公积金(CPF)提供;CPF是全国性的强制存款机制,绝大多数的工作年龄公民,都得将20%的月薪(雇主必须额外提供17%)存起来。

公民有权取出部分储蓄作为组屋的头期款,许多人也有权获得建屋发展局提供的低廉房贷,并将每月缴入CPF的金额用来支付部分或全部的房贷月缴额。
虽然组屋看起来有些单调,但乾淨、安全、室内空间够大,也比香港、伦敦等部分富有城市的同类住屋选择更易于负担。建屋发展局表示,首次购物者平均只需将低于1/4的家庭收入用于偿还房贷。


新加坡不需要传统的、以税收支持的退休金机制,原因之一就是补助与住房连结在一起。其理论在于,几乎所有的新加坡人在退休之时,都会拥有自己的房屋,也会有存款。那些愿意在父母居住的地区购买房子,就能获得额外的折价;此举可鼓励新加坡人协助照顾年长者,有助减轻政府的负担。这套系统也是人民行动党得以执政近70年的原因。从许多方面来看,这套系统十分成功。

此外,政府亦利用自身对住房系统的掌控,来形塑新加坡人的生活。购买组屋的规范十分严格;部分规范有助压低成本,但也带有浓烈的家长主义气息。其实这个系统影响最广的就是夫妻,因为夫妻可优先买房。单身者依然可申请,但得等到35岁才行。因此,年轻成人常会继续住在家裡,等到结婚才搬出去。有些人质疑,年轻成人投入房贷的金钱,也许应该用来创业。购买组屋所需的承诺,也不仅只是婚姻;搬家或是在头5年想出租房屋,都得寻求核可。


目前而言,这似乎是相当合理的交易。虽然建屋发展局提出了这么好的条件,但新加坡人仍旧越来越晚结婚。即使近期的降温措施降低了物价,物价上升已然压缩荷包。今日的买家,也必定无法享有父母和祖父母享有的、新加坡高速成长之时的资本报酬。风险在于,年轻人可能会不再视这套系统为国家资产,而是视之为镀金的牢笼。

来源:shorturl.at/mtxDP

By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